当前位置:   找视频综合资讯网 > 体育 > 正文

腾竞体育CEO金亦波:期待电竞拥有更多线下观众

  EDG在世界赛的夺冠是2021年中国体育届最出圈的事件之一,传统体育领域对电子竞技如何持续吸引年轻人的关注充满了好奇。2022年1月12日,在懒熊体育·第六届体育产业嘉年华上,腾竞体育CEO金亦波分享了LPL九年联盟化的经验,以及在用户运营层面的体会和感受。

  以下为金亦波分享的文字部分:

  大家好,今天我抱着学习的态度到这里跟大家分享。

  我上一次参加懒熊体育的活动是2016年,跟姚明等几位嘉宾谈论职业体育。当时压力很大,我代表的是一个非常小的联盟,那个会上也没有提到电竞。今天我把EDG夺冠的照片放在PPT的开头,我觉得这个时候稍微有点底气,可以跟体育界的人士再做一些交流和分享。

  今天我分享的主题是“电竞作为数字体育如何跟年轻人对话”。简单做一个自我介绍,我是腾竞体育的CEO,我们是做LPL的,不是做EDG的。LPL是英雄联盟在中国大陆地区最高级别的电竞职业联赛,目前有17支顶级职业俱乐部参加,EDG是其中一家,他们在2021年的世界赛上拿到了全球总冠军。

  我经常跟体育界的朋友沟通,很羡慕传统体育项目往往有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历史。但LPL的历史比较短,从2013年才开始。当时英雄联盟电竞只是作为一个游戏产品的市场推广活动,甚至没有独立的预算。因为上海的场租比较贵,我们就把比赛放在江苏太仓的一个Loft举办,用大巴把观众从上海人民广场运到太仓观赛。

  到后来,我们有了一些值得骄傲的发展。2017年,在鸟巢举办了全球总决赛的决赛;2020年,我们是唯一在国内落地的全球性体育赛事——如果我们算体育的话。我们把S10的决赛放在了上海海港的新主场——浦东足球场进行,并且引入了6000名现场观众。可以说,英雄联盟电竞从一个爱好者的比赛,发展成了一个正规的有体系的赛事。

  在这短短9年当中,我们也学习了很多传统体育的经验。比如我们做了联盟化。

  电竞一开始很多投资来自于老板和投资人的个人爱好,他们对电竞满怀热情,但管理经验不足,没有完全当成生意和企业在运营。在联盟化的过程中,我们借鉴了很多传统体育,比如英超和NBA的经验。联盟化以后,我们俱乐部的资本结构也发生了很多变化。我们看到李宁、滔搏、微博、B站这些大企业都参与进来了。

  我们不仅有LPL和世界赛这样的职业体系,也在非职业领域花了大量的精力。电竞很公平,因为大家都能很方便地参与;但成为电竞选手的门槛很高,因为游戏用户基数庞大,上千万名玩家里才能产出几十名电竞选手,难度甚至高于传统体育运动。

  我觉得体育有一点很关键,就是造星。我们借鉴了很多造星的方式,有了自己年轻的偶像,包括Uzi,靠热爱成为了年轻人的偶像;EDG队长Meiko,在队伍成绩不好的时候,依然坚持扛着队伍前进;还有成为迪奥形象大使的选手JackeyLove。

  谈到联盟的商业层面,现在联盟的收入结构和传统的体育联盟非常像,即以版权为基础,加上赞助、门票以及周边的授权和衍生产品的销售。希望未来除了传统的商业结构以外,我们可以摸索出新的方式,例如To C端的变现,以及结合数字化商品的探索。

  当然,电竞现在还有很多不足。特别是跟传统体育比较。我们的线下赛事规模不够。我跟很多体育界人士交流时觉得线下才是体育的本质,一个人在家里拿手机看比赛,跟与好友们在比赛场馆欢呼相比,所获得的快乐是不一样的。我期待未来每场电竞常规赛都能有几千人观看。

  此外,电竞的行业生态体系也还不完善。其实我们联盟现在非常辛苦,因为几乎所有的事情,从内容到体系搭建到规划,都是我们在做。而在传统体育领域,全国各地有很多体育院校,在不断培养很多体育人才。我们的储备相对较少,所以从去年开始也在做一些人才培训。

  我们还面临一个问题,就是维持运动员的职业寿命。电竞的选手比较年轻,选手的更替比较快,电竞职业选手的寿命是比较大的问题。体育是一门科学,怎么延长运动寿命、如何进行康复都是非常大的学问。

  很多体育人士和赞助商谈到,跟我们合作的原因是觉得我们能吸引到Z世代的年轻人,我总结了几点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