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当前位置:   找视频综合资讯网 > 社会 > 正文

中规院原院长李晓江谈赛格大厦晃动:没有必要不断挑战建筑高度

一味追求超高建筑是贫困时代的遗产

  从今天零时起,赛格大厦已经暂停所有业主、商户、租户进出赛格大厦写字楼和电子市场。

  深圳市赛格集团有限公司在昨天发布的通知中说,待相关检测工作完成后再有序开放。这几天,赛格大厦晃动事件,牵动了很多网友的心。据报道,5月20日,该大厦35楼、55楼、60楼等多个楼层再次感受到晃动。

  赛格大厦位于深圳市交通干道深南中路与华强北路交汇处,由深圳赛格集团投资兴建,是深圳市跨世纪的标志性建筑,总高355.8米,总建筑层79层,地上75层,地下4层,总建筑面积达17万平方米。赛格大厦是深圳第六高楼,也是世界最高的钢管混凝土架构大厦。

中规院原院长李晓江谈赛格大厦晃动:没有必要不断挑战建筑高度

  赛格大厦。图/中国新闻图片网

  作为一座355米的超高层建筑,赛格大厦晃动事件,引发了公众对超高层建筑的担忧。针对中国高层建筑产生的种种问题以及未来改进方向,中国新闻周刊专访了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原院长李晓江。

  中国新闻周刊:你如何看待赛格大厦晃动事件?

  李晓江:这类大厦晃动事件,偶然性中有必然性。我们工科的专业人士都知道,建筑结构、桥梁结构本身是非常复杂的工程,尽管整体上讲,超高层建筑安全上没有大的问题,但是大型工程依然可能发生超出对现有自然规律认识之外的情况。比如构筑物的震动问题,作为非常复杂的理论问题,至今没有完全解决。

  对于过于复杂的工程或者大型工程,用现在的标准规范看,技术上都符合规范,整体上都是安全的,但是并不等于100%不会出问题。因为标准一般是基于现有认识,越高层、越复杂的建筑,越有可能出现超出目前对自然规律认识范畴的情况。

  所以,我个人观点是,没有必要不断挑战建筑的层高。

  中国新闻周刊:对于此次深圳赛格大厦晃动,你认为反映出中国超高层建筑发展的哪些问题?

  李晓江:赛格大厦和深圳不少区位好、租金又不高的写字楼宇,既有办公,有交易和小型加工/制造业。这是深圳特色的楼宇经济,但另一方面,因为办公、办事人员密度特别高,不利于应对突发事件。

  中国新闻周刊:最近调查显示,中国拥有世界40%高层建筑,中国150米以上的建筑达到2395座,200米以上建筑达823座,300米以上达95座,三项指标均居全球第一。近年来国内建造高层和超高层建筑的热情一浪高过一浪,你认为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

  李晓江:我将这种现象称为“贫困时代的遗产”。尽管过去几十年中国快速发展,但是贫困时代仍然给整个社会留有一种落后的价值观。建筑物拼命比高度,展览馆、音乐厅、机场拼命比面积等,就是其中代表。

  当下我们已经逐渐走入后工业社会,贫困时代的价值观已经完全不能适应当下发展。建筑物适当的高一点,适当展示形象可以,但不应将高度视为现代化的象征。

  中国新闻周刊:如果不大规模建造高层建筑,如何解决土地效率问题?

  李晓江:高层建筑涉及土地效率问题,但是我始终认为,中国城市的土地资源,根本没有紧张到一定要建高层和超高层建筑不可的地步。

  一谈到建造超高层建筑的原因,不少人将其归结为城市土地不够,不得已的选择。实际上,我认为当下城市土地资源配置出现了问题。

  国内不少将住宅层数建造到极高的城市,工业用地比例非常高,利用率却很低。这背后原因在于地方政府为了招商引资,大面积低价出让甚至白送工业用地。

  另外,土地财政是地方收入的重要来源,一块土地容积率越高,一般拍卖价格也更贵,地方政府乐见其成。而在有限的土地上,建筑物容积率越高,开发商利润也越大,必然乐于建造高层或超高层建筑。

  城市政府从追求土地收入总量最大化转向每块出让用地收入的最大化,而住宅用地又是面广量大的市场需求,由此导致居住用地的容积率不断提高。

  目前城市土地资源存在典型的错配问题,相关策略亟待调整。

  中国新闻周刊:除了工程方面可能存在未知的风险,超高层建筑发展还可能存在哪些问题?

  李晓江:一方面,高层住宅是高消耗、高成本、高碳排的建筑形态。在建造环节,高层住宅需要消耗更多的建材,由于交通、消防和结构造成较低的建筑实际使用面积率;在运行和维护环节,电梯、保温、照明的能耗更高,设备更新的难度更大;在拆除环节,其成本、难度和废物产出量也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