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找视频综合资讯网 > 探索 > 正文

沙家浜,望北楼,镜鉴周刊,《人民的名义》还藏了这些知识点(3

镜鉴周刊_玄黄鉴魔辟妖镜_玄黄鉴魔辟妖镜用几个

订报任务

京州市光明区区长孙连城,是一位典型的懒政干部,当官不作为,因为信访办的窗口太低而被市委书记李达康痛骂了两次,不得不发令对窗口进行整改。整改力度并不大,孙连城却希望自己的业绩被领导看到,于是嘱咐手下给《京州日报》的记者打招呼,希望记者能用大篇幅大标题来正面报道此事,甚至还“钦点”了标题。但手下面露难色,表示记者并不一定听他们的,这新闻很可能只发个小豆腐块。孙连城怒道:“不听咱们的,就让他明年订报任务完不成!”手下连忙呼应:“对,咱们不买他的报纸,看他卖给谁去镜鉴周刊。”并在笔记本上记录“一年不订报纸”。

沙家浜,望北楼,镜鉴周刊,《人民的名义》还藏了这些知识点(3)

沙家浜,望北楼,镜鉴周刊,《人民的名义》还藏了这些知识点(3)

沙家浜,望北楼,镜鉴周刊,《人民的名义》还藏了这些知识点(3)

沙家浜,望北楼,镜鉴周刊,《人民的名义》还藏了这些知识点(3)

从《京州日报》的名字来看,这无疑是一份市委机关报。现实中,由于纸媒的衰落,多数省市的机关报为了生存,都十分依赖党政机关、事业单位等机构的订阅,甚至以报道资源来换取订阅指标。孙连城区长以终至订阅为要挟来换取报社的正面报道,可谓切中了纸媒的命脉。

郑西坡的诗

大风厂工会主席郑西坡,业余是一位诗人,梦想是能够出一部诗集,他在剧中念过三首诗,这三首诗非编剧周梅森所写,而是移用了诗人丁可的作品。

镜鉴周刊_玄黄鉴魔辟妖镜_玄黄鉴魔辟妖镜用几个

丁可,徐州沛县人。高中毕业后务农多年,曾做过大队宣传队演员、文化馆创作员。在全国多家报刊发表诗文七百余篇(首)。周梅森表示,他开始关注丁可,是因为看了2015年第5期《扬子江》诗刊“开卷”栏目中刊登的丁可的12首诗,周梅森读后拍案叫绝,誉之为当代杜甫。之后,他曾在多个场合表示,丁可的诗让他极为震撼,“丁可的诗为什么让我震撼?因为他对中国农民的艰辛写的非常深,非常细腻,非常的能打动人心。”

剧中郑西坡已逝的妻子“二云”,也是丁可妻子的名字。郑西坡妻子在街头摆小吃摊被城管追,也是来自于现实中二云的真实经历。丁可诗歌《母亲的专列》,剧中郑西坡曾念给沙瑞金:

这是您惟一的一次乘车

母亲您躺在车肚子里

像一根火柴那样安详

一生走在地上的母亲

一生背着岁月挪动的母亲

第一次乘车旅行

第一次享受软卧

平静地躺着像一根火柴

只不过火柴头黑

您的头白

这是您的第一次远行啊

就像没出过远门的粮食

往常去磨房变成面粉时

才能乘上您拉动的

那辆老平车专列

我和姐姐弟弟妹妹

镜鉴周刊_玄黄鉴魔辟妖镜_玄黄鉴魔辟妖镜用几个

陪伴着您

窗外的风景一一闪过

母亲您怎么不抬头看看

只像一根躺着的火柴

终点站到了

车外是高高的烟囱

望北楼&镜鉴周刊

赵瑞龙与高小琴因为内地反腐风声太紧,逃到了香港避难。他们入住的是名为“三季酒店”的豪华酒店,赵瑞龙说,这里又名望北楼,因为香港位于内地之南,许多在此避难的官员和商人都望着北边希望早日返回。

“三季酒店”在现实中的折射,就是位于香港岛中环金融街8号大名鼎鼎的四季酒店。四季酒店于2005年开业,很快取代了陈旧的香格里拉酒店,成为内地抵港避难的官员与富豪们的天堂。

玄黄鉴魔辟妖镜用几个_玄黄鉴魔辟妖镜_镜鉴周刊

沙家浜,望北楼,镜鉴周刊,《人民的名义》还藏了这些知识点(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