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找视频综合资讯网 > 汽车 > 正文

小米造车“绯闻对象”宝沃深陷泥潭:停产、巨

原标题:小米造车“绯闻对象”宝沃深陷泥潭:停产、巨债,加盟商半年才卖一台车

30秒快读

1、自从小米宣布造车以来,关于“谁将为小米供车”的猜想就不绝于江湖。

2、近日有消息称,宝沃汽车与小米接触较为深入,不过目前谈判陷入了僵局。雷军想趁陆正耀陷入资本困局将宝沃收归囊中,但是出价太低,远远低于陆正耀的心理价位。

3、《IT时报》记者调查发现,宝沃一年关店60%,退出加盟商称半年才卖出一辆车,关键是产线还在停产状态,巨额债务难以偿还。

宝沃汽车曾是陆正耀“汽车新零售战略”中的重要一环,2019年宝沃成为神州优车“亲儿子”,向当时神州优车旗下核心业务——神州租车大规模提供车辆。

仅仅两年,沧海桑田。今年3月,神州优车因无法披露2019年报被新三板退市;去年11月,因2019年一季报和半年报未将宝沃纳入合并范围,被证监会处罚。旗下神州租车也于去年12月卖身给MBK Partners(安博凯)下属子公司,彻底剥离。而宝沃最后一次向神州租车供应车辆还是2019年,此后销量便大幅下滑。

销量不佳,还有巨额债务要偿还。3月19日,北汽福田公告,提到宝沃可能无法按期偿还6亿元债务,且目前尚未复工复产。3月23日,北汽福田称拟对宝沃2.0T发动机业务相关资产及相应的负债进行回收。

宝沃,已经深陷泥潭,走到了最艰难的时刻。

01销量骤减,一年关店60%

2019年,“神州宝沃汽车新零售”元年,这也是宝沃最风光的时期,全年销量5.45万台。但到2020年,这个数字骤减到8703辆,2021年前两个月仅售出1002台。

销量断崖式下降的原因,在于神州租车暂停采购新车。今年3月15日,神州租车披露私有化前最后一份年报,2020年总收入61.24亿元,同比下跌20.4%,净亏损为41.63亿元。2020年车辆规模10.97万辆,比2019年的14.89万辆减少了26%,二手车处置数量却由2.92万辆增加到了3.84万辆,同比上升24%。

近日,记者来到神州租车上海火车站服务点,发现宝沃依然是这里的主要车型,占据了半壁江山。不过,工作人员证实,这些车辆均为2019年到货,2020年之后未再补充。随着神州租车业务缩水和完成私有化,宝沃或许更难和神州租车有进一步的合作。

而在C端,宝沃也很难打开市场。

最明显的感受是,宝沃门店数量的骤减。记者根据宝沃官网统计,全国门店数量仅剩304家,而去年4月21日,这个数字是814家,一年骤减60%。

不同于传统4S店,宝沃主打产销分离的轻资产模式,它的门店主要由“1家城市展厅+多家综合品牌经销商”构成。

以上海为例,目前仅剩1家城市展厅和2家加盟门店,而去年4月12日至4月21日,加盟门店曾从6家增长到11家,9天之内增加了5家。

《IT时报》记者拨通了两位曾经的加盟门店老板电话,其中一位表示:“加盟半年,一辆车都没卖出去,由于退出流程较长,因此押金5万元的展车最后找了熟人买断”。另一位加盟店老板称:“总共只卖出一两台车,春节前终止合作,宝沃表示退还押金需要半年,至今还未拿到。”

在他们看来,宝沃汽车缺乏核心竞争力,售后点数量少,是卖不出去的主要原因。“上海一共只有3处售后,都在较远的位置,而传统4S店售后很方便。”上述第一位加盟老板称。

“4S店的模式之所以长久,就是因为它不只是卖车,而是提供一整套品质服务。宝沃的这种销售模式,品质很难得到保证。”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表示。

而在剩余门店,宝沃的购车金融模式也发生了变化。去年4月,购买宝沃可以“以租代售”,只要首付购置税和保险,就可以上神州优车的公牌,待车款付清后再进行过户。如今,只剩下了传统的银行贷款模式,首付比例达20%。

02巨额债务难偿还

一边是销量不佳,无法“开源”,一边是背负的巨额债务亟待偿还,“节流”更是无处可谈。宝沃肩上的担子着实不轻。

神州优车2020年4月10日发布公告称,截至2020年2月29日,北京宝沃应付北汽福田借款本金46.7 亿元(2022年1月到期)。宝沃拟用约40亿固定资产(含在建工程)冲抵其应付福田的约40亿元债务,最终偿还时间不晚于2023年1月17日,且2022年1月17日前偿还额不低于50%。

彼时神州优车还透露,2018年,北京宝沃经审计合并口径总资产129.75亿元,净资产35.85亿元,2019年度数据尚在审计中。2018年,北京宝沃的资产负债率(长期偿债能力指标)为72.37%。

“一般来讲,企业不能靠出售资产作为偿债的资金来源,应靠生产经营所得。作为长期偿债能力指标,理想的资产负债率在40%-60%,宝沃的资产负债率过高,长期偿债能力不足。”注册会计师杨宁(化名)告诉记者。

一年过去,杨宁的担心果然成了现实,宝沃的偿债情况甚至比想象中更糟。

3月19日,福田汽车发布公告提出《为北京宝沃4亿元借款提供担保的议案》,次日该议案审议通过。议案称,北京宝沃在华夏银行贷款余额为4亿元,分别于2021年2月24日和2021年2月26日到期,福田汽车为其提供担保,北京宝沃无法按期偿还,因此,福田汽车将面临履行代偿义务的风险。

议案还提到,公司为北京宝沃提供的担保余额为7.3亿元,其中北京宝沃与安鹏租赁开展售后回租业务的1.3亿元租赁款已到期,截至目前北京宝沃尚未偿还,但神州优车境外投资的公司已将2000万美元质押给公司,因此该担保责任的履行不会对公司产生影响,而剩余的6亿元担保余额则存在较大风险。

同时福田汽车还透露宝沃尚未复工复产。“由于北京宝沃受疫情影响,目前尚未复工复产,北京宝沃生产经营存在较大风险,北京宝沃有可能无法按期偿还上述债务。”

另一份3月23日发布的《董事会决议公告》中称,福田汽车审议通过了《关于回收宝沃发动机部分资产及负债的议案》。

审议称,同意北汽福田回收宝沃发动机相关资产17847.53万元及负债7808.70万元,交易金额不高于经北汽集团备案的评估结果;同意以回收资产负债净额对应含税金额抵消北京宝沃对福田汽车的欠款10038.83万元(含8978.86万元股东借款和1059.97万元发动机业务往来款)。

“这表明,北汽福田已经没有希望拿到收购款,只能采取这样的办法减少损失。”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常务理事贾新光表示。

03财务状况被雪藏

自2019年起,宝沃的财务状况始终成迷。哪怕在“神州宝沃汽车新零售战略”元年、宝沃向神州租车大举销售的2019年,神州优车没有披露宝沃的财务状况。

3月22日,神州优车因无法按时披露2019年年报,被新三板终止挂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