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找视频综合资讯网 > 情感 > 正文

STRONG周小平:警惕对网权力的争夺/STRONG

  中美较量进入关键时代,硬实力不断下滑的美国,为何仍自信满满?美国的巧实力和软实力究竟是如何运作的?

  互联网为何屡屡沦为颜色革命的最大帮凶?

  看不见的网络舆论为何可以轻易操纵政局?

  泛滥的虚假信息和失控的网络当如何治理?

  批量化造谣与军团化的舆论犯罪与信息恐怖主义究竟应如何防范?

  第一段:网络舆论和网权力是如何失控的?

  进入21世纪以来,网络成为了一种全新的信息获取方式,凭借其快捷的传播效率和灵活多变的特色受到了全体年轻人的追捧。网络信息传播方式超越了工业时代的报纸、电视、千倍不止。其差距就好像火药枪与原子弹的差距一样。

  有人曾经对我说“周小平,我认为网络是年轻人获取信息的重要渠道。”我回答他说:“不对,网络不是年轻人获取信息的重要渠道,而是唯一渠道。”现在很多年轻人不看电视也不看报纸,即便偶尔看了,他们也不会完全相信电视和报纸的说法,而是会去网络上求证一下,或者通过网络参与讨论。因此,互联网成为了年轻人获取信息建立世界观的唯一渠道。但是,现在这个渠道早就被别人占领了。

  与美国对互联网的严格管理相反的是,中国的互联网沦为一个被他人掌握和控制了的意识形态战场。这种明显的控制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清晰地得到验证。

  首先:任何一个网民从进入网络世界的第一刻开始就落入了一个精心设计且组织严密的信息圈套中。比如当网民注册微博的时候,微博会自动推荐网民关注几十个帐户,而这些帐户里推荐的大V,100%都是在网上骂政府,或者传播历史虚无主义者,造谣,抹黑中华民族,贬低中国人,反对中国现行体制的博主。没有一个爱国者能享受到这种“待遇”。

  而在互联网协会召开的一次研讨会上,有人当面质疑网络媒体只推荐公知的时候,一位从21财跳槽到腾讯的总编辑则这样当着国新办和互联网协会的政府官员回答道:“如果你们爱国者想要获得我们媒体的推荐,那么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你们也像公知那样说话,也推广公知的理念,否则我们的平台绝对不会推荐你们的东西。”。我觉得像这样的人会毁了腾讯的新闻事实派的招牌,这样的人是腾讯的负资产。

  也就是说,在中国的互联网上谁的粉丝多少,绝对不是由这些人自己的才能获得的,而是,谁把中国骂得狠,谁反党反得凶,谁就有粉丝,谁就有话语权。比如某著名律师就在微博的推荐下,几个月涨了数百万粉丝。这些粉丝全部是被动,被迫关注的这位律师。因此在网络平台上,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成为大师和大V,前提就是你得丑化中国,反对现行体制,自然就会有掌握网络推荐权的人,会给你助力添柴。

  因此中国的网民从一上网开始,就会被迫地受到这些反社会和反体制大V的诱导,而那些反驳公知的声音,爱国的声音则被生硬的屏蔽了,所以在现在这个网络上爱国的声音永远辩论不过恨国的声音,正能量远远少于负能量。其原因就是在于网权力的拥有者刻意推荐恨国大V,刻意推荐负能量信息。然而他们不仅大量推荐恨国大V,刻意推荐负能量信息。而且还删除正能量信息,封杀正能量博主。在当前的互联网,爱国者不仅得不到推荐,就连正常行文也不行。针对爱国者和正能量的各种封杀手段层出不穷,一刻都没有停止过。

  比如在微博上,他们让公知大V涨粉,却让爱国者掉粉。比如我和一些朋友的账号都出现了很奇怪的现象,那就是我们的真实粉丝关注和互相关注总是会莫名其妙地被自动取消,而粉丝质量也越来越差。每天都会有大量的僵尸粉和机器人ID替换掉我们的真实粉丝。

  在微信,任何一篇正能量文章,哪怕是经过正规媒体发表的,微信的编辑也会将其屏蔽,禁止群发。而抹黑中国的,造谣中国的,都会被大量放行。比如,12月25日发布纪念毛主席的文章《他和他们的家国梦》,全文无一个敏感词,竟被微信屏蔽,但同日,拐弯抹角诋毁毛主席的文章《毛泽东和他的情妇们》却被微信编辑大量放行,转发数亿次之多。再比如文章《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时常被微信屏蔽,而用假数据造谣抹黑中国的所谓《2014年中国国情资文》则被微信编辑大量放行,转发数亿次之多。再比如质疑公知的微信经常被编辑封杀,而造谣总书记家人的谣言《习主席的女儿为什么拒绝回国》则被微信编辑大量放行,转发数亿次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