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找视频综合资讯网 > 情感 > 正文

好女人,都很贵

原标题:好女人,都很贵

好女人,都很贵

乔昕沫去看望母亲秦曼,刚打开门,就听到二楼男女混杂的打骂哭喊声,顿时脸色微变,迈步上楼,就看到继父徐能对着母亲秦曼拳打脚踢。

几乎不假思索上前一把将徐能推开,徐能没有防备整个脑袋磕在墙上,瘫软在地。

乔昕沫将秦曼扶起,看着她被打的红肿脸颊既气愤又心疼,眼眶微红,“妈,你怎么能任由这个混蛋打你呢?”

秦曼看到她眼睛闪过片刻的躲闪,牵强的笑道,“我没事,你叔叔喝多了酒,心里不痛快……饿不饿?妈给你去弄饭。”

乔昕沫皱眉,有些气恼,“我不饿。”

母亲性格温婉,实则就是软弱,她不明白为什么遭到殴打,还要这般容忍。

“我送你回房间休息。”乔昕沫扶着她往房间走,秦曼回头看着瘫软在地的徐清,踟蹰,“你叔叔……”

“别管他,死不了。”

徐能从一阵眩晕缓过神来,摸了一把额头湿濡,恰巧听到她说这句话,上前几步一脚将她踹倒在地,快速的抓住她的长发,猩红着双眼盯着她,“你个小贱货,就你也敢打老子?你也不看看你这些年的开销都是谁供的你,现在翅膀长硬了是吧,看我怎么收拾你。”

“你干什么?老徐,你放开昕沫。”秦曼看他要打自己女儿,用力拍打他的手臂,被徐能狠狠的甩开,狼狈的从楼梯滚落下去。

“妈!”乔昕沫尖叫出声,奋力捶打他,“你个混蛋放开我,我妈要是出事了,我绝对不放过你……”

徐能对她的话置若罔闻,拖着她进了卧室,反锁上门,将她甩在床上。

突如其来的惯性,让她两眼发黑。

“撕拉”棉帛撕裂声,乔昕沫只觉得身上一冷,等她意识到徐能的意图时,脸色骤然变的苍白,“你想对我做什么?”

徐能解着皮扣,眼里透着绯色的淫秽,冷笑,“你跟你妈一样是个赔钱货,我养你这么多年是不是该报答我了?”

乔昕沫退到床角,美眸瞪大,眼里带着恐慌,手臂护着胸前,“你别过来……”

看着徐能脱得只剩下四角内裤,眼看就要扑过来,乔昕沫顾不得裸露在外的身体,爬上窗台,决绝道,“你要是再过来,我就跳下去。”

徐能看着她的举动,愣怔了几秒,不以为意,慢慢逼近,脸上带着阴冷的笑,“你有胆子就跳啊,跳下去老子今天晚上也要上了你。”

乔昕沫脸一白,没料到徐能已经人畜不分,瞬间被恐慌占据,垂眸看着两层楼高度,下面就是街道,跳下去肯定没有好结果,但这是她唯一的机会,短暂挣扎,她暗暗咬牙,闭上眼睛,跃身跳下……

“先生,明天晚上陆小姐邀请您一起用餐。”高城平稳开车,刚说完这句话,看见前方有不明物体从天而降,急忙踩下刹车。

“吱……”尖锐的刹车声,车子险险的在她的身前停下。

“怎么回事?”慵懒低沉的声音透着不悦。

高城惊莆未定,指了指前方,“先生,好像有人跳楼了。”

周琛炀眉头蹙起,看着那道躺在车前不远处的身影漫不经心眯眸,“去看看死了没。”

跟地面碰撞的刹那,乔昕沫觉得全世界都安静了,剧痛瞬间传遍四肢百骸,她瞪大双眸,盯着漆黑没有星光的天幕,艰难的动了动手指。

高城看着只着内衣一动不动的女人,垂首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原本就恐慌徐能会追下来的乔昕沫在看到一张陌生的脸时,终于艰难的求救道,“救……救救我……”

随后就陷入了昏迷。

高城快步折返到车前,“先生,那位小姐昏过去了。”

周琛炀面无表情的睨了一眼前方的身影,淡声道,“带回去。”

高城诧异了几秒,以为自己听错了,对上他深黑的眸,立刻反应过来,“是。”

……

乔昕沫醒来的时候,入目的就是装潢别致的吊灯。

她想起母亲跌落楼梯的一幕,忙不迭的起身,牵扯到手臂,疼的脸色苍白如志,额头沁出薄汗。

此刻,她整个右腿,手臂都缠绕着绷带,身上穿着一套全新的女士睡衣。

这时,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佣人看见她醒来,立刻去禀告管家,很快管家前来,“你醒了。”

乔昕沫动了动唇,问道,“这是哪?”

“先喝点水,”管家递将吸管放到她唇边,看着她喝了几口,才温声道,“小姐,这里是周公馆,是我们家先生救了你,我叫红菱,是这里的管家,有什么吩咐你可以跟我说。”

“扶我起来。”她现在得回去看看秦曼,昨天发生的事,徐能肯定会把气撒在母亲的身上。

察觉到她的意图,红菱制止,“医生说你身上多处骨折,还是卧床修养……”

“我有事……”她艰难的坐起,红菱看她执拗,好言相劝,“小姐,你别让我为难,先生说您不能离开公馆。”

“废成这样,还想去哪?”低沉的男声冷不丁的从门口传来。

乔昕沫闻声看过去,男人身形挺括,黑色订制西装不带一丝褶皱,英俊立体的五官如刀刻斧凿,黑眸深邃清冷。

她还从没见过如此英俊的男人,怔怔刹那没了反应。

“先生。”红菱恭敬的唤了一声。

“恩。”周琛炀点头,没有波澜的看了她一眼。

红菱接收到视线,立刻退出去。

房间里瞬间只剩下他们两人,乔昕沫抿唇,面对气场强大的男人,嗫嚅道,“我真的有事非走不可。”

“想走没人拦着你,”他声音不带起伏,陈述地口吻道,“依你现在的情况,估计还没走公馆就已经倒下,我可没那么多的同情心。”

乔昕沫脸蛋微窘,刚才担心秦曼心情太急切,也没有多想,经他提醒,她才冷静下来。

“谢谢你救了我,那个……能不能借个电话?”

周琛炀眸光微敛,从兜里拿出手机递到她面前,乔昕沫看着他骨节分明的手指,竟生的如此精致,又是一阵晃神。

“机会只有一次。”男人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低沉磁性。

乔昕沫反应过来,快速接过,立刻拨打秦曼的电话,短暂几声,那边接起。

母亲疲倦的声音传来,“谁啊?”

“妈。”乔昕沫眼眶微红,“你没事吧?”

那边沉默一会,接着就是门关上的声音,秦曼小声道,“昕沫,妈妈没事,你在哪?”

乔昕沫看了一眼站在那不容忽视的男人,为了不让她担心,闷声道,“我在朋友家!”

“这几天你不要回来了,你叔叔正在气头上,你回来他又要……是妈没用……妈对不起你……”

秦曼一连串的对不起,乔昕沫听了心塞的哭出声,“妈,你等我,我肯定接你离开他……”

挂了电话,乔昕沫胡乱的擦拭脸上的泪痕,收起狼狈,对上男人墨黑的眸,她将手机递过去,轻声道,“谢谢。”

“好好休息。”周琛炀伸手接过,转身离去。

接下来半个月,乔昕沫一直都没有看到那个男人,一日三餐都由红菱送来,等红菱领着她在公馆里散步时,她才深刻体会到他说话的含义。

“依你现在的情况估计还没走公馆就已经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