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找视频综合资讯网 > 历史 > 正文

说运河、逛扬州,无处不杨广

又去了一次大运河博物馆。这一次没看主馆,去看了二楼的几个特展厅。说运河,肯定绕不开隋炀帝杨广。没有秦始皇,便没有长城。没有杨广,便没有大运河。想来这样说不会有人反对。

杨广为什么修建大运河?张口就来的回答是,为了到扬州看琼花。神奇的琼花充满了灵性,隋炀帝轴轳千里,随从上万,三次浩浩荡荡地来到扬州,愣是没看到冰清玉洁的花。最绝的是最后一次,明明前一天刚刚绽放,让杨广心生了无限欢喜。偏偏“一夜北风紧”,第二天杨广赶过去,花儿委顿了,花瓣掉落一地。


船型运博馆


果然“四海无同类,维扬一枝花。”在扬州起家、坐镇近十年的杨广,对扬州以及江南,感情很深。二十岁左右出任扬州大都督,收拢了大量江南士人。这些人在他的朝代逐渐得到重用。想来他的朝堂上,一定是南方的温言软语占了主导。中原的“中不中”过于爽直,少了南方文化的温婉。

杨广本身多才多艺能文能武。他的妻子萧皇后长得娇小玲珑,秀丽动人。最早的“春江花月夜”,作者就是他。为了挣得太子之位,他隐忍了很多年。隐藏了真实的内心。能在一群干将兄弟中,从长子手中夺得太子之位,没有真功夫,断断不成。

看过一本杨广的传记。书中的杨广心机狡诈、阴险歹毒的人。在文帝病重时,还有弑父霸母的不伦之行,与禽兽无异。

可是,这是真实的杨广吗?“人之初、性本善”。他母亲独孤伽罗,可不是一般的女人,眼睛里绝揉不进一粒沙子。笃信佛教的独孤女,出手绝不犹豫。为了践行“一夫一妻”,不惜将丈夫喜欢的美女乱棒打死。这个下马威立了后,文帝杨坚只剩贼心绝无贼胆了。


琼花


能想得出,杨广小时候一定是“别人家的孩子”,聪明能干,讨得父母欢心。成年后可以“装”,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小时候他不可能是坏孩子。成年后既能独当一面还能让父母冒着撼动国本的风险,更换太子。本领绝不一般。

权力要关在笼子里。杨广登基以后,一人独大,为所欲为很开心。他算不上胡来,有蓝图在胸。统一、征服、期待最大的成功。只是,急功近利的结果,与秦始皇修长城一样,民怨沸腾。

想起霸王别姬里虞姬的唱词:“大王意气尽”。第三次来到扬州的杨广,忽然就失去了意气,失去了建功立业的心。不仅如此,他还对生命失去了敬畏。项上的大好头颅,谁得之?他重复着平陈时失败的陈叔宝,悲剧主人翁换成了他。

历史没有真相,只残存一个道理。为什么在国家即将大乱的时候,杨广滞留扬州,迟迟不回京城?他是有机会的。只要他回去,或者号召勤王,必有响应。他没有。以他的智慧和能力,不会这样。记录中的历史,恰恰就是这样。

斜阳欲落处,一望黯销魂


宇文化及,依附于他得到高官厚禄。最后送给他一根白绫。悲催的是,在勒死他之前,将他十二岁的儿子杀了。世界上最惨的事,不过如此吧。没有人记下杨广当时的反应。狗急了还咬人,他为什么不反抗?难道为所谓的尊严不曾?

那天去看唐城遗址,看到了十三玉蹀躞。前几天看运河博物馆,又看到炀帝陵中挖掘出来的大铺首与砚台。还看到了复原的凤冠。那是萧皇后下葬时的待遇。

杨花开罢李花开。颠沛流离的杨广、老婆与儿子,死的死亡的亡。萧皇后辗转于宇文化及、窦建德以及突厥处罗可汗等处,成为不同人的皇后与妃子。失落的流星王朝,只存在了短短几十年。杨广的表弟李渊开创了大唐基业,没来得及顾上他们。一直到贞观四年,太宗李世民,才将萧皇后从突厥迎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