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找视频综合资讯网 > 历史 > 正文

唯物史观是马克思主义科学性的基石

唯物史观在马克思主义思想体系中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它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灵魂,它揭示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它使社会主义由空想变成了科学。唯物史观是马克思主义科学性真理性最重要的基石。

一、唯物史观与马克思主义哲学

在马克思主义哲学思想体系中,虽然没有政治经济学中的《资本论》那样的大部头著作,但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是马克思主义整个理论体系的思想基础,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思想内涵和科学方法体现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的方方面面。

辩证唯物主义是马克思总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涉及世界的本源、思维与存在的关系,涉及科学的认识论、矛盾论和实践论。马克思恩格斯运用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自然界和人类社会,揭示了“量转化为质和质转化为量的规律;对立的相互渗透的规律;否定的否定的规律”[1]。他们把揭示自然界的规律称之为“自然观”,把揭示人类社会规律称之为“历史观”。

历史唯物主义即唯物史观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灵魂,至少有以下四条理由:一是恩格斯在《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和《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中说到的马克思的“两大发现”,首先是唯物史观对人类社会规律的揭示。恩格斯说:“正像达尔文发现了有机界的发展规律一样,马克思发现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2]恩格斯把第二个发现即“剩余价值的发现”,定义为“发现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它所产生的资产阶级社会的特殊的运动规律。”[3]这可以理解为是对唯物史观的科学运用。恩格斯还在《卡尔•马克思》一文中说,“新的历史观”“在整个世界史观上实现了变革”[4]。二是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说:“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5]唯物史观既是认识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工具,又是“改变世界”的工具。三是马克思恩格斯所说的“自然观”与“历史观”,前者是客体,后者是主体。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说:“我们对自然界的整个支配作用,就在于我们比其他一切生物强,能够认识和正确运用自然规律。”[6]四是唯物史观的确立,对于马克思主义的创立具有标志性意义。正如恩格斯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中所说的那样,“黑格尔把历史观从形而上学中解放了出来,使它成为辩证的,可是他的历史观本质上是唯心主义的。现在,唯心主义从它的最后的避难所即历史观中被驱逐出去了,一种唯物主义的历史观被提出来了,用人们的存在说明他们的意识,而不是像以往那样用人们的意识说明他们的存在这样一条道路已经找到了。”[7]

马克思的《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哲学的贫困》、《〈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马克思恩格斯的《德意志意识形态》,恩格斯的《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反杜林论》、《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以及马克思恩格斯关于历史唯物主义的八封书信,对唯物史观都有深刻的分析。他们从个体人的分析开始,人为了生存,必须生产生活资料,生产生活资料,必须使用工具,因此需要生产工具,要使生产能够延续下去,还需要人口的再生产;人既是自然的又是社会的,生产存在着社会联系,有社会联系就会产生分工,有了社会分工就会有特殊利益与共同利益,有了共同利益,就需要国家。他们由此得出了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的结论,并揭示了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矛盾运动的规律。马克思恩格斯还分析了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生产关系对生产力的反作用,并认为意识形态和上层建筑具有相对独立性。恩格斯在晚年书信中,分析了历史必然性和偶然性,提出了社会合力论。由此可见,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内涵丰富,逻辑严密,既贯彻了唯物论,又充满了辩证法,是科学性、真理性、实践性、革命性相统一的科学理论和科学方法,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灵魂。

二、唯物史观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马克思研究政治经济学的过程,实际上是发现和运用唯物史观的过程。马克思研究政治经济学的成果主要体现在《资本论》中,也包括《资本论》出版之前的相关著作和大量经济学手稿。

1.马克思研究政治经济学的经过直接与唯物史观相关联

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谈到他研究经济问题的经过。1842~1843年,他在《莱茵报》当编辑时,第一次碰到经济利益问题需要发表意见,这是他研究经济问题的最初动因。1843年底,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说:“我的研究得出这样一个结果:法的关系正像国家的形式一样,既不能从它们本身来理解,也不能从所谓人类精神的一般发展来理解,相反,它们根源于物质的生活关系。”[8]由此进一步坚定了他研究经济问题的决心。马克思开始在巴黎研究政治经济学,后来到布鲁塞尔继续进行研究。在这期间,马克思和恩格斯都得出了唯物史观的重要结论,并共同决定,要对从前的哲学信仰清算一下,阐明他们与德国哲学的意识形态相对立的见解。1848年和1849年因故打断了马克思的经济学研究工作。到了1850年,马克思在伦敦重新开始了这项工作。接下来,在1859年发表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马克思系统地论述了唯物史观和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日本的著名马克思主义学者河上肇,在1920年所写的《近世经济思想史论》的第三讲第二段《马克思底唯物史观》中说:“他底历史观,起初稍有系统的,便是一八四八年发表的《共产党宣言》;更有一定公式的,便是一八五九年著述的《经济学批判》(即《政治经济学批判》)一部书的序文。”“做他后来研究上的方向盘的——这便是这里要说的唯物史观。”

2.马克思政治经济学写作计划的调整与研究对象的确定,充分体现了唯物史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