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找视频综合资讯网 > 历史 > 正文

国宝︱“绝世金冠”,别低头,王冠会掉!

国宝︱“绝世金冠”,别低头,王冠会掉!

#如果国宝会说话第二季#系列的第一个国宝,我们要来认识的是战国时期的匈奴文物——鹰顶金冠饰

下面是它的自我介绍:

我来自草原上的一个少数民族——匈奴,大家都称我为“草原瑰宝”,在古时候,为首领所配戴。

我通高7.3厘米、带长30厘米、重1394克。

我是内蒙古博物院的镇馆之宝,即将C位出道!

匈奴”这个少数民族在中国古代历史上大名鼎鼎,只留在了历史的长河中,可以证明它真实存在的依据,就是我。

怎么发现的?

我是在1972年的一个冬天,在鄂尔多斯市杭锦旗阿鲁柴登墓被发现的。

和我一起被发现的还有一批极其珍贵的匈奴金银器,共计200多件,都是两千年以前匈奴王的遗物。

其中最亮眼的当然就是我了,精美程度你们自己体会吧!

我的造型

主体造型是一只展翅的雄鹰,为什么我们那的人要把老鹰戴在头顶呢?

是因为老鹰是游牧民族崇拜的猛禽。

雄鹰张爪展翅,下踏狼咬羊图案的厚金片锤打成的半球体,仿佛俯瞰着大地。

其下有黄金冠圈,装饰马、羊、虎动物纹,中间部分为绳索纹。

我的整体造型构成了雄鹰俯视狼羊咬斗的搏斗画面。

我的诞生

我的诞生也是非常的复杂,制作方法包括锤、镌镂、抽丝、编索、镶嵌等多种工艺,足以代表战国晚期我们匈奴王室金细工艺的技术水平和艺术造诣。

鹰身是纯金打造作成,鹰的头和颈部镶嵌两块绿松石。绿松石,自古到今,从中国到中亚到欧洲,一直和最顶级最奢华的皇冠相伴哦。

战国时期我们匈奴族的手工业生产,除了青铜制作和铁器制造业外,金细工艺相当发达。

我的诞生从艺术构思到制作工艺,都达到了精工娴熟的程度。怎么样,我们那虽然都是套马的汉子,但也心灵手巧哦。

我是迄今所发现的唯一的“胡冠”,稀世罕见,代表了战国时期我们北方民族贵金属工艺的最高水平。

把我戴在头上,可谓是金碧辉煌,而且稍一摇动,顶部雄鹰便会摆动头尾,栩栩如生。

想象一下,一位浑身肌肉、高大凶猛的匈奴王把我戴在头上是不是还有点萌。

下一期预告:战国水陆攻战纹铜壶 四川博物院

古建中国-未来建筑的产业链孵化平台。融合建筑、文化、文创三大行业,汇集“资讯、商务、文化、交流”四大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