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找视频综合资讯网 > 军事 > 正文

新中国第一所高等军事学院,为何不建在北京而

院址选定哈尔滨而非北京

军事工程学院院址选定在哈尔滨而不是北京,确实不够令人满意,不仅存在气候问题,而且与上级和各部门的工作联系上、与有关大专院校和科研单位的协作上都有许多不方便。陈赓也说过,当初力争把军工学院建在北京就好了,因为要尊重苏联顾问的意见,连军委首长也未同他们争辩,就同意定在哈尔滨了。

哈军工院址选定在哈尔滨,按照苏联首席顾问奥列霍夫的意见,校园要宽大,考虑军营生活需要、将来发展需要,要建成一个园林式的校园,多种花草树木,给教学与生活创造一个优雅、清新、安静、舒适的良好环境。

至于苏联顾问为什么坚持要把军工学院校址选在哈尔滨,那就不得而知了。也许他们喜欢这座有着俄罗斯建筑与风情的城市。

陈赓谈笑定布局

结束了在北京筹备委员会的工作后,陈赓于1952年12月3日到达哈尔滨。他到哈尔滨后抓紧工作,勘察院区。5日上午,陈赓在几位院领导的陪同下查看院区勘定范围,一路上谈笑风生。

陈赓看到院区内有3000多个坟墓后说:“一个也不能留在院区内。”他到了文庙,走进去看了看,说:“这是应保留的文物,可利用它做图书馆,把大成殿作阅览室,让孔夫子陪伴咱读书。”他又说:“咱们办的是亦文亦武的军事大学校,能在文庙阅览图书,还可以使教员、学员常常想到孔子教导他的门生的学习方法‘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就是要学员上课好好学理论,下课还要抓紧复习、实习,把理论与实际紧密结合起来,才能学深学好学扎实。”

当来到马家沟河边时,陈赓说:“就以小河为界,南岸可做职工宿舍区,北岸就是教学区。”他从文庙街向西走到一曼街说:“这条文庙街要作为院内道路,不能做市区交通道路,教学区里要肃静,王字楼以西可作为教授宿舍区,一曼街以西作为干部宿舍区和行政后勤临时办公区,以后教学区、院办公大楼建成后,院直机关要全部集中在一个大楼里办公;联系方便,可以提高工作效率。”

陈赓最后来到了“毛子坟”,看到苏联红军陵园说:“这要保留,这是帮助我们打败日本鬼子、解放全东北的苏联红军英雄墓,要永远怀念这些国际友人。”他看到旁边的极乐寺时,开玩笑说:“大家要安心在学院工作,活着创业光荣,死了还可以登‘极乐世界’。”

陈赓转了一大圈,建筑总体布局就基本上定下来了。这样,一所规模大、有气魄、第一流的大花园式的校园诞生了。

陈赓向总理要大和旅馆

1952年9月,苏联将中长铁路交给中国,在哈尔滨铁路局工作的苏联专家陆续撤走,空闲下来许多房子,还有大和旅馆——现在的哈铁招待所贵宾楼。

陈赓得到消息,马上让属下用他的名义给周恩来总理写信要大和旅馆:哈军工请的苏联专家正陆续到达哈尔滨,学院没有房子给他们住,请批准将哈尔滨铁路局原苏联专家住的大和旅馆交给我们。铁路上的专家正陆续撤走,要尽快告他们勿作别用。特别是大和旅馆能要到就基本能解决苏联专家的宿舍。

11月5日,陈赓回到北京,拿上报告亲自去找周恩来。当时周恩来正在开会,中间上厕所解手,他站在厕所门口等总理出来,送上报告说:“请总理批一下吧,晚了怕抓不到手。”周恩来一边接报告,一边说:“什么事这么急,连解手的时间你都不放过。”陈赓说:“你不是要求我抓紧时间建设哈军工吗?”周恩来开玩笑地说:“你真有办法,找到厕所来要我办公,是你一个发明,这应写到你的自传里。”

周恩来看完报告后,走回会议室,立即在原报告上亲批:“请滕代远部长与陈赓面谈,电话即告哈尔滨铁路局长余光生同志,务须按照军事工程学院所需房子拨给他们,并将结果告我。”11月7日,陈赓去找滕代远。滕代远看了总理批示后,马上打电话给哈尔滨铁路局长余光生,放下电话又给余光生、郭鲁(副局长)写信说:“总理批示,将中长路专家用过的房子拨给军工学院作专家教授宿舍,大和旅馆作苏联专家的专用宿舍,便于警卫保密。”

苏联首席顾问奥列霍夫和专家们于1953年5月13日到达学院。哈军工把铁路局交给的大和旅馆粉刷一新,铁路局招待苏联专家的一班服务人员和西餐厨师全部被留下。还给首席顾问奥列霍夫及夫人在花园路准备了一幢小楼,但奥列霍夫坚持要同大家一起住在大和旅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