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当前位置:   找视频综合资讯网 > 国际 > 正文

可还记得“王旁青头戋五一”?

仓颉造字的时候一定想不到,自己观鸟迹虫文始制的文字会延续几千年。

他也想不到,几千年后早已演变得优雅美丽的汉字会在计算机面前卡壳。

他更想不到,这个难倒无数人的汉字输入问题会被自己的河南老乡解决。

上世纪,随着信息化时代的到来,人们越来越意识到输入法的重要性,而汉字语系不同于拉丁语系,变化多样偏旁部首和字形结构使得汉字难以被信息化编码,汉字输入成为了当时亟待解决的问题。

当时的研究人员一致认为,上万个汉字被编进国际标准键盘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有人提出,换个键盘不就行了,结果研究出来的却是一块体型庞大又粗笨的“整字大键盘”。2000多个字的键盘,一字一键,需要那个字,按那个字,然后加一个“输入键”。

还有的人说,干脆弃用汉字得了,以后我们也用拼音交流记录,省事又省力,甚至有的报社已经出版了只有拼音的报纸。

无数离谱的言论尘嚣日上,怎样才能造出适合汉字输入计算机的键盘呢?汉字,在人类信息科技准备腾飞的时候,几乎走进了死胡同。

而此时,一个人的出现,扭转了僵局。

不服输的年轻人

1962年,一位农村青年,以状元的成绩考入中国科技大学,立志在30岁前成为教授,誓言投身科技,为国贡献。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科技少年,被分配到山沟里种田,然后水土不服,他得了肝炎和肾结石,又得病卧床6年。34岁,这个年轻人,还是一事无成。

到了35岁,他回到了家乡河南南阳,成为了一名不起眼的办事员,负责科里的印刷工作。

1978年,这名叫做王永民的年轻人,接触到了从日本引进的先进“主辅键盘”——汉字照相排版植字机。

这种日本人发明的一种汉字输入方法,“谁能记住24个幻灯片每个胶片上究竟放的是哪273个字,你的姓又在24个幻灯片中的哪个胶片上?”

况且,这种方法,输入时不能丝毫有错,出错就要重新照相制版。

年轻人,总是容易“不感冒”“令人发指”的东西。王永民对重金日本进口引进的先进汉字打字技术,嗤之以鼻,好不感冒。

工程师怒了,厂领导生气了。

“王永民给我当徒弟,还得再学三年!”

“王永民是川光厂不受欢迎的人”

与其说这是一次羞辱,还不如说这是一次发动。人遇到一种羞辱,遇到一种打击,就会产生一种反作用力。

“我就要比一比,到底是你,还是我王永民讲科学,我一定要发明一个键盘取代你的东西。”这是一个35岁中年人的倔强与叛逆。

汉字编码之路

决定办这件事之后,王永民跑了全国各地,拜访了无数位汉字专家,研究了市面上全部的汉字输入法,但依然没有找到自己满意的汉字编码方案。

于是王永民心一横,扛着一麻袋卡片跑到办公室里,把自己关起来,决定自己研究出来个输入法。12000多个汉字,他用最笨的方法,一个一个地抄在卡片上,研究字根之间的规律。

最忙的时候房间里根本没有站脚的地方,全是一摞摞的卡片,和来不及吃的馒头。

就这样硬是磨了两年,王永民终于总结出来了600个字根,但是这还远远不够,600个字根,全塞进键盘里也不现实。

得把字根合并起来。

每合并一个字根,就要把10000多个汉字重新编码,每减少一个按键,王永民都要把字根组合推倒重来。

从600键,到138键,到90键、75键……1982年寒冬,王永民带着自己研究出来的36键汉字输入法来到保定,进行上机操作,精准且高速的打字效率征服了在场所有人。

但很快,台湾已经有了按键更少的26键“仓颉码”的消息传来,这就意味着,王永民白费了功夫。

想了两天两夜,王永民决定推倒自己之前所有的研究,从头开始。这个较真的人依旧扛着一麻袋卡片,在小旅馆冰冷的地板上,重新抄,重新编,赶在过年前夕,硬生生的把36键输入法精简成了25键。

1983年8月29号,五笔输入法正式被承认,国内外专家评价它为“其意义不亚于活字印刷术”,光明日报更是用头版头条报道了五笔输入法的成功。从此,电脑汉字输入进入新纪元,古老的汉字闯入了信息时代,华夏文明与西洋文化在一块小小的键盘上实现了科学结合。

从北漂到老总

五笔输入法大获成功,王永民却不满足了。

他说:“河南出小麦,出玉米,在河南连个电脑都找不着,怎么推广?”

何况,个人计算机发明之后,“酒香也怕巷子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