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当前位置:   找视频综合资讯网 > 国际 > 正文

中国制造与全球价值链的底层逻辑

既然中国背负了超出实际国际贸易获利的“贸易统计顺差”,而实际上在参与全球价值链生产活动中并没有收到统计显示的相当大的增加值好处,中国就有义务在国际上推动国际贸易统计体系改革

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故事讲起来如雄伟的庐山一般惊艳,美在其云雾缭绕、魅力长新。审美固然令人陶醉但偏主观。当中国经济面临重大转型的时候,有人出来把对庐山的赞美从主观意境层次深入到并无多少美感的地质生成层面,则可以探究未解之谜。

比如,邢予青教授的《中国出口之谜:解码全球价值链》一书,在中国制造业超常发展的统计数字背景下,从贸易数据分解入手进一步解释了全球价值链生产大环境对中国经济成长的作用。通过研究解释了重要的时代背景和外在驱动因素,在“解谜”方面提出许多新问题、新思考,亟待我们进一步深入研究。

经合组织(OECD)与世界贸易组织合作数年,对近30年全球价值链在世界经济中的作用的研究,意在梳理现有国际规制是否有可能配合第四次工业革命做出新的安排。跨国家边境的高增加值制造业合作对未来全球经济合作与发展的意义的一些研究案例取自中国,但灵感和政策思索意在世界经济。因为中国是制造业跨国加工贸易规模最大的国家,也是迄今为止国际供应链安全方面受到内外政策干扰持续增大的地区。因此,中国这个样本是不可或缺的。中国经济下一步的发展,与世界第四次工业革命能否携手而行?在历史和未来的交汇处,扎实的回溯性研究可以给我们新的思考与启发。

对中国而言,在过往诸多已出台的开放政策中,追踪跨国加工进出口数字,对照制造业成长和出口的表现与难点,鉴别若干起基础作用的政策并加以总结,这是一个拨开云雾识庐山的过程。唯此无法识别前因和政策效果,无法就40年的发展总结出靠谱的经验,也无法通过真正的经验发掘,来矫正一些似是而非的粗糙说法。错误的经验总结往往会引致错误的政策方向。邢教授这本新书的研究并不是产业政策的专著,但是他分解了中国制造业中最具国际竞争力的一部分,即全球制造业价值链在华产业集群对整体中国出口的重要作用。这就为“特定产业政策”的实施效果研究清理了很大一部分纷杂的数据,将这一研究领域的基础数据工作进行了简化,这也为其他研究者对外资政策的重要侧面,即产业政策与外资政策的关系的研究理清了数据基础。这本书还通过具体的跨国公司和产品案例,对依托全球价值链的出口在中国创造的增加值情况进行了剖析,触及到了国际贸易统计落后于人类国际化生产实践的经济现实,明确了亟待改革国际贸易统计规则的必要性。

《中国出口之谜:解码全球价值链》的扎实研究,或许能够一石激起若干浪。笔者作为一个国际经济贸易理论的长期研习者,国际贸易规则的谈判者,在阅读邢教授的研究以及OECD和世界贸易组织(WTO)发起的全球价值链的研究时,想到了一系列问题。中国对外经济发展迅猛,同时中国也是世界各经济体中遇到问题和挑战最多的一例。例如,中美贸易纠纷导致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恶化,而问题的发端是数额巨大的跨国加工贸易引致的统计数据失真,有违贸易统计本义,从而加大了贸易冲突的裂度。中国制造业是跨国加工贸易的受益者,也是因统计体系落后而受到不当责怪的一方,是国际贸易统计方法滞后的受累者。对国内舆论场和对外政策、产业政策相关者而言,囫囵吞枣地仅读贸易数字,会使跨文化、跨专业领域的政策讨论与交流变得更加困难。因此,必须先正本清源,才可能进入理性讨论。

国际贸易统计是重要的公共品。作为世界第一贸易大国,又是出口总额与国内增加值严重背离的贸易大国,中国在国际贸易中可谓集各种矛盾于一身。于内于外,中国都应该领衔推动国际贸易统计规则与时俱进,使其能够反映出国际经济变化的现实。这是中国学者、政策制定者、经济外交谈判人员为世界公共品的供给应作的贡献。

关于中国经济增长的归因分析

《中国出口之谜:解码全球价值链》关于中国的进出口与全球价值链的专业研究,不仅引起学术界的热烈讨论,也得到更广泛的业界关注,表明无论是学术界还是政策研究者,甚至国际关系问题的吃瓜群众,都对中美经济贸易冲突及后来的国际关系恶化感触较深,对俄乌冲突以来地缘政治摩擦指向的进一步逆经济全球化的前景比较关注,以至于把注意力投向了这样一本专业分析著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