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找视频综合资讯网 > 游戏 > 正文

电竞逐渐得到官方正名 打好游戏就足以成为职业

  原本大众眼中“不务正业”的电子竞技,逐渐得到官方正名,成为越来越多青少年又潮又酷的职业向往。然而,青少年对职业电竞美好幻想大多建立在对行业的片面认知上。电竞教育期望成为一个窗口,让大家树立正确的电竞价值观。其实,相比电子竞技员,其他电竞相关的岗位类型才是未来电竞就业的主要工种群体,职业教育必将成为电竞行业生态链上的重要一环,而职业与标准化正是完善人才体系和保证电竞行业生命力的根基。

  游戏打得好就能拿冠军、享高薪、受追捧、获荣誉?原本大众眼中“不务正业”的电子竞技,逐渐得到官方正名。从2003年被正式设立为中国第99个体育项目,到2019年被设立为新职业,再到今年初人社部首次颁发电子竞技员国家职业技能标准,相关从业人员最高可参评高级技师,这使得在越来越多青少年心中,电子竞技员成为又潮又酷的职业向往。

  毋庸置疑,电竞的载体是电子游戏。但是,打好游戏就足以成为职业电竞人了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实际上真正接触这个超酷新职业后,不少年轻人打了退堂鼓。

  意外走红的“劝退业务”

  “就在刚刚的交流过程中,又有四五个家长的电话打进来咨询,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近日,侯旭在接受《工人日报》记者采访时,谈及最近让他和团队意外走红的“劝退业务”,言语中有些五味杂陈。

  2017年侯旭在成都创办了翼之梦电竞培训中心,本意是发现、培养职业电竞选手的储备人才,同时也让喜欢游戏的人能够通过专业指导获得提升。这几年,他的培训机构每年招收学员50人左右,年龄集中在14~18岁之间。然而,职业电竞选手天赋与努力缺一不可,最终能够脱颖而出的凤毛麟角,更多孩子在经过他们所提供的职业战队训练体验后,打消了“把打游戏发展成职业”的想法。

  “虽然电竞是‘玩’出来的新职业,但真不是只会玩玩就可以。”侯旭介绍,成为一名职业电竞选手不仅需要异于常人的天赋,更得接受日复一日的枯燥训练。他们的培训课程模拟职业俱乐部训练场景。每天从早上9点到下午5点,会根据孩子的具体水平制定不同计划。高强度的训练让游戏的娱乐性锐减,很多孩子难以坚持,即便坚持下来,测评结果也距离成为职业选手相差甚远。

  “这种变相劝退很合家长们的心意,但我们从没有真正意义上推出过劝退业务,相反更期望看到天才选手的出现。”侯旭告诉记者,曾经有一名资质过人的绵阳男孩,家人本意是寄希望于培训让孩子知难而退,但在他们极力挽留下,说服了家长让孩子尝试职业电竞之路,“有天赋的苗子可遇而不可求,要尽最大努力为行业留住稀缺人才”。

  “青少年对职业电竞美好幻想大多建立在对行业的片面认知 ,家长的认知误区也同样需要改变。”侯旭说,电竞教育期望成为一个窗口,让大家树立正确的电竞价值观,了解行业内究竟是怎样的世界。

  残酷的现实生存法则

  最近,知乎中一条“我王者荣耀2563,可以靠王者打单吃饭吗?”一帖引起广泛评论和聚焦。这位正在读高中的少年王者战绩也进入了全国前100的排名。正是这样的情况,他很纠结,也因此和父母产生了巨大分歧,选择网络求助。最终,更多来自电竞业内的声音希望他能够在继续学业的基础上坚持爱好,因为职业电竞要走的路并不容易。

  张俊已经离开职业赛场2年多了。2015年,在全国电子竞技大赛总决赛上,代表四川队出战的他一举夺得个人亚军。此前,也多次获得FIFA项目多项比赛的冠、亚、季军荣誉。入行那年已经31岁的张俊仍以突出的战绩在圈内红极一时,但荣耀的职业生涯也仅持续了4年左右,由于各种原因,他不得不辗转4家俱乐部,最终只能以离开谢幕。

  “打职业比赛那几年,奖金一共收入20多万,加上基本工资,和正常的打工收入差不多。”张俊说,职业电竞中,不同游戏项目间选手的收入差别很大,且横跨项目转型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尤其像他所擅长的足球竞技项目,退役后的职业转型空间极小。由于退役后失去了稳定的收入,他正计划和朋友一起做些小生意维持生计。

  “这是一个快速迭代的行业,生存法则非常残酷。”侯旭介绍,职业俱乐部选手收入根据实际情况定标,比如一般青训队员工资在5000元左右,能够上场参赛选手2万元起,一线队员保底年薪不低于20万元,上限可达数百万,但这一层级收入群体屈指可数。绝大多数职业队员收入平平,且职业黄金期非常短暂,是一碗名副其实的“青春饭”。相关调查显示,54%的电子竞技员年龄分布在16~22岁之间,26%的电子竞技员年龄分布在23~30岁之间,就业人群年龄普遍偏低。另一方面,有58%的电竞从业人员工作年限在1~3年之间,30%的电竞从业人员工作年限是3~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