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找视频综合资讯网 > 财经 > 正文

访安徽财经大学党委副书记、常务副校长朱红军

    1959年安徽财经大学建校时,上海财经学院,也就是现在的上海财经大学曾经派来22名教师支援建设

    一个甲子过去,朱红军成为“第二批”援建者。在他的牵线搭桥下,两校交流愈发热络

    “我从里到外都已经是安财人了。”

    接受采访时,安徽财经大学党委副书记、常务副校长朱红军这样描述自己的身份。此时,距离他从上海财经大学被提拔交流至安徽财经大学刚刚过去10个月。去年12月,朱红军任安徽财经大学党委委员、常委、副书记,提名为安徽财经大学常务副校长。此前,朱红军任上海财经大学教务处处长、招生办公室主任。事实上,朱红军此前的工作履历只与上海财经大学有关,在上海财经大学获得了硕士、博士学位后,他留校工作了20余年,是个正宗的“上财人”。

    今年4月,朱红军将所有关系从上海财经大学转入安徽财经大学。这并不是一件他一定要做的事,此前有一些跨校调任的案例,调任者可以保留原单位编制,但朱红军选择“自断后路”。

    “脚踩两条船干不好事,我是铁了心,要把安财往上推一推。”朱红军说着一口江南口音的普通话,语气短促而有力。几个月前,他在安财所在的蚌埠市买房、定居,真正实现“蚌埠住了”(注:网络流行语,“绷不住了”谐音)。此外,他还把自己的汽车从上海开到蚌埠,这让他的车子成为安财校园内唯一一辆沪牌汽车。

    在外人看来,作出这样的转变需要勇气。但朱红军却觉得没有那么难。“学校高管团队对我非常支持,学校党委书记丁忠明更是鼎力支持,我来了以后非常享受这里,很开心。”朱红军往后靠在沙发背上,张开双臂,双腿向前伸去。

    最近安徽财经大学好消息频出。近日传出,安财将在合肥市中心设立合肥高等研究院,这意味着安财将在合肥拓展办学空间。采访间隙,朱红军还在与同事讨论安徽省发改委、安徽省财政厅刚下发的一个文件,文件提出省属高校全日制工商管理硕士(MBA)等学费标准由各相关高校自主确定。这是安徽众高校盼望多年的政策。

    在安财,有人说朱红军是“福将”,“他来了以后干成很多事”,但朱红军却认为自己的好运气,是正好踩在了深化改革的节点上。

    一次尽职调查

    直到现在,还有朋友“骂”朱红军是“神经病”。

    在调任安大之前,朱红军的小日子过得很不错。翻看他的个人履历,28岁,成为副教授;32岁,被聘为教授;34岁,升任会计学院副院长;39岁,任上财教务处处长,多次破格晋升。同时,他还担任多家上市公司的独立董事。可以看出,在过去的20年间,他获得了不错的收入和很高的社会地位,各方面发展一路顺遂。

    但是,在过去的10个月内,朱红军的人生轨迹脱离了常态。他从上海搬到蚌埠,只在周末回上海和家人团聚;一开始,朱红军的母亲还曾经因为担心而睡不好觉。收入上,安财和上财本身就有差距,何况他还辞去了所有独立董事的职务。在外人眼中,从上财到安财,这样的选择实在有些不划算。

    不过,会计学出身的朱红军有着自己的一本账。

    去年11月27日,朱红军听说有这么一个调动机会后,他做了两件事。第一件事,做案头工作,调出安财近年的财务报表,梳理比对。“最关注的是学校的科研成果数据。”朱红军透露,经过分析,他得出结论:安财虽然是安徽省唯一的财经类高校,有历史底蕴,但近些年因为区位等原因,呈现一定的下滑趋势,对标国内一流大学和具备博士学位授权点的财经类高校,仍然存在较大的差距。

    别人看到的劣势,在朱红军眼中却是优势。“有差距,就有提升的空间。”朱红军用手指在空中比画了一个大大的U形,“在往下冲的时候要去扭转,很难,但是冲到底后,也许可以托一把,造出向上发展的势能。”

    第二件事,朱红军带着几个朋友,到安财实地踩点。一行人“没有暴露身份”,在安财校园里兜兜转转,考察了一天。“校园挺气派的,风景也不错,跟我想象中完全不一样。”朱红军惊喜地发现,无论是安财校园还是蚌埠市区,都是一派江南风貌。“有个湖,多漂亮!吃个饭,不要太好!”

    一同来考察的朋友给出建议:“选择这条路是有风险的,有很多不确定性,但值得闯一下。”这个建议被朱红军采纳了。

    “在上海,未来的生活是什么样,我能看得到,但在这里,我不知道。”朱红军顿了一下,加重语气,“我要这种‘不知道’,我希望我的未来具有不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