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当前位置:   找视频综合资讯网 > 财经 > 正文

这一次,还是红黄蓝!

  “红黄蓝”再一次闹出了“事故”。

  4月12日,有微博网友爆料称,有疑似瑞金市红黄蓝幼儿园工作人员猥亵男童的内容。

  据曝光截图显示,该名教师在朋友圈发布了三张男童闻成人脚掌的照片,其配文写道“从小培养m”,“已经屏蔽家长领导了”。上述网友表示,已经向瑞金警方反映了该情况,警方已将涉事幼师控制。    图片来源:网络

  当日晚间,微博账号“瑞金市教科体局”发布微博表示,已关注到网友反映情况,并第一时间成立调查组,对涉事的红黄蓝幼儿园和该名教师迅速展开调查,事件发生当晚,该教师已被停职接受调查。

  13日,瑞金市红黄蓝教育机构微信公众号发布情况说明指出,该园对此高度重视,第一时间对事件进行了核实并报警。    图片来源:@瑞金发布

  通报指出,涉事老师为园所助教刘某,当日在陪孩子进入区域活动时,让个别孩子闻了他的脚。经调取监控录像和向在场其他教师了解情况,此行为发生在玩耍嬉戏过程中,目前尚未发现强迫、虐童或猥亵行为。

  目前,该教师已经被园所辞退,同时瑞金市红黄蓝幼儿园表示,正全力配合公安机关的调查取证工作,并根据调查结论对相关人员作出严肃处理。

  在“幼童闻脚”事故发生后,网友们纷纷表示:“又是红黄蓝”。    图片来源:微博

  1

  多次针扎,恐吓幼儿

  据红黄蓝网站显示,创建于1998年的红黄蓝,为0-6岁婴幼儿和家庭提供学前教育指导与服务,并于2017年9月27日在美股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独立上市的学前教育公司。截止2017年,红黄蓝幼儿园在中国300多个城市,拥有1300多家亲子园和近500家幼儿园。

  作为中国第一家独立上市的学前教育企业,红黄蓝已经不是第一次被爆出丑闻了。

  2015年12月,吉林省四平市铁西区红黄蓝幼儿园被曝出4名教师多次针刺、恐吓幼儿。最后,4名教师被法院判处虐待被监护人罪,获刑2年6个月到2年10个月不等。该案于2017年被最高人民法院列入依法惩治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典型案例。    图片来源:网络

  2017年11月,北京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幼儿家长反映孩子遭遇老师扎针、喂不明白色药片,涉嫌虐童的幼儿园教师刘某被刑拘。最终,刘某因犯虐待被看护人罪获刑1年6个月,并被责令5年内禁止从事未成年人看护教育工作。

  2019年7月,青岛市北区检察院通报了发生在当年1月的红黄蓝旗下青岛万科城幼儿园外教猥亵儿童案件,该外教获刑5年被判驱逐出境。该案被教育部列入“2019年违反教师职业行为十项准则”典型案例。

  从2017年针扎幼童,到2018年虐童案涉事人被判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再到2019年外教猥亵女童被批捕……在全国拥有上千家连锁机构的红黄蓝屡屡曝出幼师虐童等恶性事件,让人真想问问:红黄蓝怎么老是你!

  2

  经营模式受质疑

  而自从2017年的“虐童事件发生后”,大众便为红黄蓝贴上了“盈利性幼儿园”“把幼儿教育当生意”等一系列标签,其经营模式也引起了公众的关注。

  事实上,红黄蓝一直采用的是“直营+加盟”并举的模式,即:先通过自建直营幼儿园,提高品牌影响力,再采用轻资产加盟的模式,通过加盟商的投资,实现迅速扩张,多次负面事件所涉及的幼儿园有直营,也有加盟。

  据了解,城市越发达,加盟费越高。在某四线城市加盟费就高达48万元,每年需缴纳7万元的品牌年度使用金,此外,加盟商必须在8万、18万、28万三档之中选一档购买红黄蓝的产品。

  通过资料不难发现,在其上市之前的三年中,红黄蓝旗下加盟幼儿园及亲子园的数量一直在快速上涨,并在三年内顺利扭亏为盈。

  因此,上市首日,红黄蓝股价报收于25.9美元,涨幅高达40%,市值近7.42亿美元。

  但仅仅两个月后,虐童案件的发生便让红黄蓝遭遇了“滑铁卢”。

  不但股价大跌,市值成倍缩水,就连其加盟业务也被暂时关闭。直到2018年下半年,加盟业务才进行了重启,并推出了收取7%费用的收益分享模式。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截图

  而后,红黄蓝迎来了连续三年的亏损,而到了疫情暴发的2020年,红黄蓝仅前三季度的亏损就已达到4660万美元。截至4月14日收盘,红黄蓝股价仅为2.83美元,市值为7807万,相较于其上市时,市值缩水达90%。

  3

  转型未果再添霜

  2018年,《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出台,明确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以及民办幼儿园不准单独或作为部分资产打包上市,这对于红黄蓝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

  当时在这一学前教育改革新政发布后,红黄蓝股价开盘暴跌超30%,后扩大至50%以上,触发了熔断停牌,2.6亿美元市值灰飞烟灭。

  经历股价崩盘后的红黄蓝自此失去了资本的青睐,不过公司还是积极表态支持新政。再纵观整个行业,在2017年以前,以民办幼儿园为代表的学前教育行业曾是资本眼里的香饽饽;在学前教育改革新政发布后,这一热情迅速坠入冰点。

  公司在2019年起寻求转型,2019年2月9日,公司公告称1.25亿元现金收购新加坡私立儿童教育集团70%股权,被市场视为学前教育投资的新趋势,国内学前教育和幼教品牌未来可能不再投向幼儿园经营业务,而向教育服务转型。    图片来源:微博

  与此同时,2020年2月,红黄蓝与网龙网络控股有限公司战略合作,表示将整合双方内容和资源提供早教平台和产品,未来可能会着力开发适用移动互联网教育市场的学前教育产品和内容。

  从业绩可以看出,“红黄蓝们”转型未果,留给它们的时间也不是无限的。

  不过,相比于在线教育头部企业的疯狂烧钱砸广告,红黄蓝在财务状况拮据之下并没有投入多少营销费用,2020年前三个季度仅投入83.9万美元,也因此其业务的声量在市场上并不大。

  而多次“虐童事故”的发生,也早已让这家企业的品牌好感度降至“冰点”,而此次“闻脚”事件的发生,也无疑为红黄蓝“洗白”的路上又添了一块巨石。

  如今的红黄蓝,想要翻身恐怕不太容易,市场也不会再继续买账了。

  素材综合自:健康时报、BT财经、速途网

  乒乓一言